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勇达论坛

查看: 7|回复: 0

心祭_0

[复制链接]

38

主题

38

帖子

206

积分

会员

Rank: 2

积分
206
发表于 2018-12-7 01:56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心祭
  

  心祭

  ——幽兰

  

  

  怀旧,是我的癖好。尤其步入中年,总情不自禁地打开那一幅幅陈旧的画卷,久久地挂于心域,无法卸掉。其中,最难忘的一幅是位美丽少妇的肖像。于是,我在心灵的祭台上,为她献上一朵火红的石榴花。

  我曾有一位相貌出众的表姐,姓宁,名建萍。她是姨娘的独女,亦是我的挚友。

  自从挣开母亲的怀抱,溜下老家的炕沿,能撒开两条小腿在青石板小院里蹒跚练步起,就与表姐嬉戏在石榴树下。她虽长我五岁,却长得娇小柔弱,看上去像个会说话的娇娃娃。相比之下,高挑的我倒像是姐姐。

  童年是美好的,难忘的,并带有一片淡紫色的梦。即使灾年,那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往事,仍刻骨铭心。记得六十年代初,住在东北的父母,将我寄养在蓬莱的老家里。我是在姨娘那柔软、温暖的怀抱里张大的。

  每天伴我度时光的自然是表姐。她长着一双丹凤眼,小巧的鼻子,豆粒般大的小嘴。由于营养不良,小脸总是惨白。糟糕的是每隔一段日子,就病一场。当我望着她那弱不禁风的病态,真情愿生病的是我。即使这样,姨娘还是无私地养育着我,递给我的馒头很大,背过身给表姐的馒头很小。我年幼不知事,只感到馒头真香,却不曾注意这里的差异。后来我从别人口里探到这一切实情,每每想到此事,内心都深感对不住表姐,是我分得了她正长身体所需的养分,不然她会长高、长壮的。多少年来,我一直为此事而感到内疚。

  文革期间,上小学的我,再一次被父亲送回老家,兴奋得我直喊父亲万岁。一路回忆,一路遐想。啊!村头小桥旁,表姐如同玉雕小佳人,正翘首迎望。我雀跃飞了过去,先是抱在一起,接着是比个,然后手拉手,蹦跳着跑回家。铃铛般的欢笑声响切整个上空,小院又欢腾了。

  姨娘北京治疗白癜风家的前院,有两棵白癫治疗方法石榴树,正开得火红,我们十分喜欢它们。我把表姐拉到树下,摘下几朵石榴花,小心翼翼地戴在她的头上、衣襟上。啊!眼前的表姐多美啊,白白的脸蛋,在火红的石榴花的衬托

  是那样的楚楚动人,要比童话中的白雪公主还秀美。我调皮的在她耳边悄语:“你真美,像个新娘”。表姐的脸蛋一下子变成一朵石榴花,立刻追打我,我便围着两棵石榴树转圈逃跑。

  青石板的小院,已容纳不了我们了。我们便一起飞出庭院,去赶海,去爬“海崖峰”,去地里拾花生,去果园摘苹果。啊!那段少女的生活多开心啊,我们犹如一对快乐的小鸟,在自由王国里尽情地飞翔。

  夕阳下,我们共同抬着一筐海产品,凯旋而归。一路欢歌,一路笑语。夜幕下,我们并肩坐在石榴树下,边吃海鲜,边讲述着八仙过海的传说。

  时间似箭,转眼我已是年轻的宣传干事了。一天,接到表姐要当新娘的喜讯,让我去当伴娘。我真的想去履行这一使命,可刚刚接到一个重要的任务,实在没有大块时间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写首祝福的诗寄去,以表达我的真诚祝愿。不知怎么搞的,心里酸楚楚的。咳,女孩子长大了,为什么就得嫁人呢?我不禁为女孩子而感到惆怅。

  时间的磨子,转走了冬天,转走了春天,转走了夏天,送来一中科公益抗白个可怕的秋天。我万没想到,做了两个月母亲的表姐,暴死于败血病。当我获悉这一噩耗时,悲痛把我推进十八层深潭。

  多少天,我搞不清自己是否还存在世间,望着表姐的玉照,默默泪流不止。多少天,我沉浸在儿时的往事里,回忆那难忘的一幕幕。我仇视自己,为什么分享她正长身体的养分,不然她不会这么弱不禁风。我懊悔,没能保护好跟她一个模样的小女儿,在两个月后也随她去了。我更担心年迈的姨娘,是否经得起这白头发送黑头发的打击。

  我急促地踏上南下的列车,心里却不敢面对这可悲的一切。

  当我颤抖地推开古老的朱门时,眼前的景物是那样的惨兮。风习习,雨蒙蒙,小院一片寂静。石榴树光秃了,姨娘更老了,我的心破碎了。

  海边,曾是我和表姐的天堂。而今,只有我一人在茫茫沙滩上独行。闻着熟悉的海治疗白癜风多少钱腥味,数着自己的行行脚印,带着一种无法排遣的酸楚的痛苦,默默地凭吊表姐。任蒙蒙雨丝肆意地飘着,任阵阵海风无情地吹打着,却冲刷不去我对表姐的深深怀念。

  海浪不时慢慢爬上岸,亲吻着我的裤角,犹如表姐纤细的手,不断地扯动着我的情怀。近处海面漂浮着一块海藻,在浪花的拥逐下,渐渐漂逝,像一叶漂萍,亦像萍姐的行踪。恍惚中,依稀看见表姐正微笑着从海里朝我走来,我真像张开双臂迎过去,可瞬间又消逝了。此刻,一股难以制止的热流夺眶而出,洒落在胸前,滴落在海里。悲痛的洪流冲出了理智的提岸,我禁不住泣声呼喊表姐的名字。灰茫茫的海面,无人应答。我知道人去了,不会再复还。留给我的,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海和无情的雨丝。

  人的记忆,毕竟总是停留在那些对他们来说一生中最难忘的人与事中。多少年来,表姐从未离开过我。因为我把她那亭亭玉立的倩影,雕刻在心中的纪念碑上。

    

  

  联系方式:(Email)wxl@lninfo.gov.cn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QQ-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东莞市勇达刀具有限公司 ( 苏ICP备12024752号-1 )
GMT+8, 2018-12-17 04:18 , Processed in 0.01951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Template By Blue whale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